懒癌晚期的H君

深夜发文,半夜不睡早上不起

芥敦 与行动背道离驰的心【上】


我的名字叫做中岛敦,现武装侦探社成员,异能名【月下兽】

此刻,我正面临着人生的重大考验。

敦不觉的抱紧了怀里的物品,咽了咽口水,怀着忐忑的心抬手便要去按门铃

"你在这里做什么?"

身后传来的声音中岛敦再熟悉不过了,那声音宛如地狱的呢喃令人不住汗毛倒立

中岛敦几乎是下意识便回头了

"人虎!!"

罗生门堪堪擦过敦的耳畔,直接摧毁了位于敦身后的铁门,巨大的响声促使敦几乎是立刻进入了警戒状态,金色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因身体原因而捂嘴不住咳嗽的芥川龙之介
想都不用想身后的铁门必定是坏了,等等?门??

"那个——芥……!"

还未等敦话说完,罗生门便再一次袭来,黑色的怪物仿佛要将眼前的猎物吞入腹中,敦向一旁躲去却擦破了肩膀,刚刚那一处的墙壁却不能幸免于此

"人虎,有什么话便下地……"

"这个是太宰先生拜托送来的礼物!!!"

看着周围气压越来越低的芥川,中岛敦莫名感觉有些不妙,却猛然想起怀中所抱的物品以及自己的任务,抬手便将怀里精致的小礼物盒举起

虽然有些偏离了这次的核心,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

周围原本强烈的压迫感几乎是瞬间就消散了
得救了
敦松了一口气,还未等从获救的安逸感中解放手里的物品就被夺走了,然后就看见罗生门将小巧的礼盒小心翼翼的平稳的放到了芥川的手里,盒子被芥川谨慎的收了起来

"好像小姑娘得到了自己心仪的礼物"

敦这么想着,事实上他也说出来了
芥川闻言动作一滞,盯着敦的双眼仿佛早就将其千刀万剐

我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这是敦看到罗生门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刚刚脱口而出的话

是多么的作。

与此同时的侦探社

"喂,太宰敦那小子呢?"

"我拜托敦去送礼物了——"

"哈?那放在桌子上的是什么?"

放在桌子上小巧而精致的礼物盒丝毫未动

"啊……这可真是令人意外的发展"

动作参考p2
真的很想用这个画风画一下lost one的号哭
结果试了一下……完全……完全不行啊——!!!

【性转预警!接受不能者请勿点开!!!求您!】

上课时间显得无聊猛然出现的一个脑洞
如果金角和银角不是兄弟是姐妹的话大概是咋样的一个相处模式

金角:阿银——!!来姐姐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银角:你滚【还有那胸是什么情况!?你发育太好了吧!??】
金角【疑惑的看着阿银盯着自己的胸猛然顿悟】缺少母爱吗?
银角:GUN——!!!

大概在我想象里金角是大大咧咧的,丝毫不在意自己是否走光啊还是什么,而银角大概就是毒舌贫乳吧?【这个样子真的好吗?】话说才没有羡慕金角的胸【大概】

Monster【怪物】【中篇预定】【银角x金角】 微悬疑恐怖向

Monster【怪物】【中篇预定】【银角x金角】
微悬疑恐怖向
第一章
[陪我一起来玩游戏吧]

[一起来倒数吧]

[十九八七……]

"阿银——好无聊啊!"
一头艳红色头发的少年冲着面前的蓝发少年大声的抱怨一声后,便毫无形象的向后倒去,直到身体触碰到柔软的床铺,才满足的闭上双眼享受这令人放松的瞬间
直到
"金角,你又偷懒"
"阿——银——"
"打住!"
被称作金角的少年睁开双眼,那双赤红色眼中满是委屈
"金角!"
终究还是行不通,金角这样自暴自弃的想着,于是乎他搓着自己的一头毛从穿上缓慢的爬起来,望向了从刚刚开始就在训斥他的人
"不是……阿银怎么说,你也都太紧张了吧?"
对面被称作阿银的少年终于将目光投到了金角身上
"我完全没有紧张。"
银角眯了眯自己的天蓝色的双眸,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身投入到桌前的课本上
"但是——"
"没有但是。"
银角快速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生怕他又蹦出一连串的问题
如若是别人在自己面前这样喋喋不休他早就升天了,但谁叫这是他的老哥!?
对……没错他的亲老哥,明明性格差异那么大,长相又天差地别,先不说他老哥那头让人觉得刺眼的红色乱毛……自己的发色就是天蓝色的

因为阿银的发色看起来像天空一样蓝嘛——!肯定是一个很单纯的孩子!所以哥哥我会保护你的!
那个笨蛋老哥这么说过了

"……天空的颜色吗?"

银角不自觉的小声呢喃,却还是被金角听到了
"嗯?天……天空?天空怎么了吗,阿银?"
"不,没什么"
"啊——阿银你好奇怪啊!这么冷淡……啊——!!我知道了叛逆期吗——!?"
"滚——!!!!!!"
说着金角猛的从床上跃起朝着自家老弟猛的扑过去,躲闪不及的银角被金角扑倒在了地上,金角跨坐在银角身上,紧接着他用自己的爪子伸向了自家老弟的头发开始疯狂的揉搓,被扑倒在地的银角脸一会白一会红,最后的结局就是银角把他哥按在地上非常爽快的蹂躏了他老哥的头发,顺带拔了几根,看见疼的呲牙咧嘴的金角,银角表示自家老哥还是那么傻,自己怕不是哪天也被他带跑偏了。

【如果是那个样子的话,就好了。】

这是升入非人学园的第三个星期,这是银角第246次从战场回来,身上的伤口大小不一,脸上的还有几道小小的划扣,不过显然当事人并没有注意
"这局又惨败了,对面的太白老师简直是魔鬼嘛——!!?"
文曲星在一旁叉腰抱怨道,想起在战场上对面的太白老师宛如恶魔般的脸庞不仅就打了一个恶战
"啊……好麻烦"
晓音拖着懒散的步子率先走出了房间
银角抬头看了一眼离开人的背影,又将注意力重新移到了为自己包扎伤口上
都这时候了……应该来了吧?
银角在心低默默想着
果然说曹操曹操到,门口爆发出一阵惊天的叫喊随后就看见一撮红毛飞速的冲进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阿银阿银我跟你说哦上一把的我超级帅气!我把视频发给你你看看吧!对了还有上把对面的玉子和红孩儿联手真的让我差点吃不消啦——!不过我都成功的躲过去了!因为跑的还算快嘛——!?"
"无聊。"
银角面无表情的看着围着自己团团转的金角,继续自己的包扎,直到感到脸上有人温热的温度才回过神猛然回过神,抬头却看见金角一长傻笑的大脸距离自己只有几厘米,银角被突然如此近的距离吓的楞了一下,随后便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阿银你包扎的好慢我来帮你——!!"
"嗯。"
"唉——!!!?哎哎哎——!!?阿银我没有听错吧——!真的——"
"别废话。"
"是是是了解了还处于叛逆期的孩子我会理解的!所以说没事的阿银!"
"GUN."
金角裂开嘴角傻乎乎的笑着,手上的包扎动作却不见减慢

【因为你是我的弟弟,所以我都清楚的!因为我们是兄弟嘛——相对于彼此最重要的存在!】

"金角——!"
"啊,怎么了吗?!"
"你看对面那个是你老弟吗??"
"啊?"
闻声站在英雄选区的金角望向对面,果不其然看到了那让人熟悉的天蓝色发色,不管看多少次都会觉得阿银的发色超级好看啊——!
"对啊——!那个……等一下我,抱歉了"
金角冲着自己的队友抱歉的笑笑,随后转身冲着对面挥了挥手
"阿银——————!!!"
银角正在一旁听队友关于本次的战术策略,却恍惚听到了自己熟悉的声音,半信半疑的望去对面果不其然看到了那让人眼瞎的红发
"……麻烦。"
银角点了点头示意金角自己看到他了,置于金角理解没理解自己的肢体动作那就不清楚了,随后他将注意力重新投入到了队友的交谈中,当然他只是在一旁听着
"看——!!阿银帅吧——!!"
金角兴奋的回头向队友介绍着自己的老弟统一的收到了队友嫌弃的表情,不过他像是没有察觉一样傻笑的挠了挠头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金角立刻踩在上路的踏板上,准备开始战斗,其实金角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自己会来这里,只是阿银想来自己就顺带着陪着他一头过来了,毕竟阿银还是个孩子!
金角的脚刚刚踏上上路的一塔,瞬间就感觉糟糕了,嫦娥跟太白!?这回要被压着打了!!!
但是认怂从来都不是金角的风格,他也就只能紧紧的苟住上路,没过多久他身上的伤口就逐渐增多,大都是箭擦过皮肤的伤口也有少数被对面揍出来的淤青,虽然在比赛中他们不会死亡但是也会痛的好吧!??
金角在上路苦苦支撑着,期望着打野的龙马能快一些来,不过一想到对面的打野是银角他就觉得有些悬了,那么就只能在撑一会儿了!!!
终于在金角就剩一滴血就要game over的情况下救兵终于来了,警惕的环顾四周后在塔下准备回城时,被草丛里突然冲出来的一抹蓝色一刀斩杀
"一血告诫!"
金角表示自己心里委屈但是不能哭,不行啊还是好委屈忍不住了!
比赛结束后,结果很显然,是对面赢得了胜利
22比23的人头数,也可以说是十分僵持了
战后金角十分炫耀的冲自己的队友介绍自己的老弟,又被狠狠嫌弃了一番"你个死弟控!!"
不过,让金角不解的是自从那时候阿银就有点在躲着他了,为什么呢?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六五四……]

银角知道自己,自从那场比赛后变得很奇怪
面对金角是总是有着一种想接近他的冲动,怎样的接近,大概类似于想紧紧的攥着他的手那种感觉吧?自己究竟怎么了?

[三……]

金角很奇怪,最近阿银真的是古怪到了极点——!!都不让自己靠近了!总有一天要好好问问他!

[二……]

银角百般无聊的喝着汽水,脑里无限循环着那天金角受伤的模样,他知道自己的哥哥没有自己强大的这一事实,却总是放纵着他站在自己身前,这究竟是为什么?太麻烦了……根本不想去想

[一……]

我喜欢金角。

[游戏开始了,请努力的奔跑吧]

如果我们活在另一个世界 【学校设定】【主cp金绿/浮绿】【大概全员温馨向】

如果我们活在另一个世界
主金绿/浮绿  【校园paro设定】【大概全员温馨向】【搞笑日常】①
#为了绿竹回坑
#文笔不好错字+语句混乱
#无脑意识流
#大概会有r18内容
#不喜误入
#最后让我来吹一吹绿竹我爱他——!

  洁白的云朵占据了蔚蓝的天空,太阳肆无忌惮的烧灼着大地,绿油油的树叶间偶尔传来蝉鸣,一阵暖风吹过,蝉鸣与沙沙声一同响起。

在这个闷热的日子里,虽然能吃到香甜可口的西瓜,但是绿竹表示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让人烦躁的季节
先是这个季节一动就容易出汗,最要命的是自己还是个多动症,再就是还不能吃太多偏量的食物,毕竟吃坏身体就得不偿失了

绿竹嘴里叼着冰糕棍双手支在身后,抬头仰望着天空,思索着接下来去哪里吃饭,吃啥?

呆滞的凝视着天空半晌无果后只得放弃

"……啊——难得会没胃口"

无果后将所以的不满都归咎于着该死的日子,额头上不知何时因闷热而有汗滴留下,绿竹伸手将校服衣服的领口拉下了一些

"都怪这个闷热的破日子!我都没心情吃饭了——!……不行……好饿"

似乎是虚脱没有了力气,只等消停下来用一只手扇着风,一遍吐槽着这炎热的夏日

浮生奉老师的命令来找绿竹时一到便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棕色的头发被主人毫不在意凌乱的用绿色丝带高高束起置于脑后,像是不满夏季一般清秀的眉头皱成了个圈,额头的汗珠顺着他俊俏的脸颊滑落而下,胸前的领口不知什么原因大敞,里面的风光一览无遗。

这个笨蛋不会好好穿衣服吗?

浮生表示自己很头疼,特别头疼。
点让他长点记性了。

【all黑晴明】【作者不正常向】

#本章严重ooc!
严重ooc
严重ooc
#语病错误有
#鬼使黑x黑晴明【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本章雪女第一视角

黑晴明和某人吵架了,置于是怎么被他身边的人知道的这就另有缘由了……或许也不是

"黑晴明大人……"

"您今日……心情不佳吗?"

"…………!?"

跟在黑晴明身旁一向冷冰冰的雪女,板着一张俊脸生硬的开口了,但一开口就是这么温情?的话语着实把黑晴明吓的不轻

这雪女是不是假的?

当然黑晴明他肯定不会那么说

"你管的领域太宽了,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是黑晴明大人。"

得到的是雪女顺从的回答,但是黑晴明明显感觉到身边的女子貌似在躲着自己,为什么?

"为什么"这一个名词所代表的想法,一旦产生了就会一直盘旋在脑内挥之不去,就像今天早晨一样的事一样一旦双方误解了关系就危险了

"啧……"

黑晴明不悦的挑起眉,原本就向下撇的嘴角撇的更厉害了,周围散发着不悦的低气压

雪女时刻与黑晴明大人保持着距离,因为她清楚现在的黑晴明大人已经


炸了

【以下雪女视角】
导致黑晴明大人这么不悦的,追根缘由是今早的事情
黑晴明大人和那个扛着大镰刀的……嗯……肌肉男吗?大吵了一架

是的你没有听错,虽然我还是不太清楚为何他们的情绪会如此的起伏

满很好奇那……那奇怪的感情

回归正题,我可从没说过那么多话……

今日清晨我从房间里出来,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感受着从未触碰过的温暖然后……属于黑晴明大人那独特的声线的怒吼穿透了我的耳膜

我飞快的飞到了黑晴明大人所属房间的门前
拉开了门然后看到了……

那个身着黑色衣服的男子胸口的衣服仿佛被扯烂了,露出了里面包含力量的肌肉然后,有一双纤细而白皙的手敷在了那胸肌上,我顺着向上看找到了那双手的主人,此时那人正衣裳半解已经滑落到了肩部,露出了精致的肩膀而那人就是黑晴明大人

是的黑晴明大人

是的……黑晴明大人

黑……

我瞬间将门关上了发出了一声巨响然后沉默的转身飞走了







"妈的死gay"

【阴阳师】【all黑晴明邪教】【鬼使黑x黑晴明】【我错了我错了如果有雷的请绕道走】

1.ooc有
2.文笔不好【哭泣】
3.语病有
4.对自家鬼使黑的偏心,大概三章完结最后一章打算开车【翻不翻我就不知道了】

【章1】
"喂……"

一不耐烦的声音从黑晴明身后传来,黑晴明闻声转过身子纤细的手指依旧握着那边折扇,他弯眸似嘲笑的微抬头仰视着对方似乎实在等待对方的下一句话
"我说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面前的男人又是一声怒吼,但是黑晴明却戏谑般的挑起嘴角,脸上那浓重的妆容更是硬生生的徒添了一分诡异,嘴角一开一合独属于他的声音敲打着对面人的鼓膜

"你自己闯进来的……还怪我?"

"我……"

对面的男人像是被这么一说没有的抵抗的话语,黑晴明愉悦的打量着对方

一袭黑衣恰当好处的包裹住对方的身躯,过大的袖口隐隐约约能露出对方结实蕴含力量的手臂,过于浓墨重彩的妆容和自己有的一拼,最吸引黑晴明注意的是他手里的一把锋利无比的镰刀,真不知这夺取了多少孤魂野鬼的性命

"你叫什么名字?"
黑晴明开口了话语里是满满的傲气
"鬼使黑"
对面叫做鬼使黑的男人扯着嘴皮子不耐烦的开口了

"喂——!我可不想多和你……"

"……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显然被黑晴明突然爆发出来的笑声吓到了而瑟缩了一下随后惊异的看着眼前的黑晴明
双方在直愣愣的注视了三秒钟后鬼使黑开口了


"喂……我说你可别是个傻子吧?但是……看起来也挺正常的啊"




鬼使黑表示他绝对看到了对面那个纤细的男人硬生生的把他手里的折扇给掰断了。

【阴阳师】【沉迷于傀儡师】【性转有ooc有不喜请勿点】【all黑晴明】【傀儡师的传记我努力去研究但智

“我和哥哥会一直在一起”

少年紧攥着身后傀儡粗糙的手指,他面带微笑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少年那双空洞的眼睛深邃的让人恐惧

“所以……任何人都不可以来打扰”

少年的语气里竟然透露出丝丝不满,他那学着人类皱眉的模样真的是……十分滑稽?

“啧……”

少年对面的男人开口了,虽然只是一声淡淡的“啧”,但却少年清楚的捕捉到男人眸里的那闪过的不屑,微翘的嘴角仿佛在嘲笑他毫无意义的发言,尽管脸庞被浓妆所覆盖但也掩饰不了那人的面容是多么俊俏

他比自己更适合作为傀儡

一闪而过的想法,短暂的出神迎来的后果就是对方的攻击就将自己击飞到了树干上,少年的脊背撞在树上随后摔倒在地,他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而是静静的坐在地上注视着那高傲的男人,而男人也仅仅只是回望着像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俯视着他。



那是他们的初次见面。




“黑晴明大人,您还记得吗?”

独属于傀儡的手覆上了一纤细修长的手
企图得到对方的回答,片刻后十指相交
少年紧紧的扣住那纤细白嫩的手,似乎还在期待对方的回答
伸出手搂住那手的主人的腰,手指隔着薄薄的布料依旧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皮肤
被搂住的人没有丝毫的反抗,他轻阖着双眸,如若不是那胸前细微的起伏,都要被误以为这人只是个傀儡

“黑晴明大人……能和哥哥一样永远永远陪伴着我吗?”

少年自顾自的注视着对方的脸,将对方轻放在地板上后他抬手安静的描绘着对方的模样

眉毛,鼻梁,嘴唇,下巴,脖颈,锁骨……

当少年摸到对方的胸前时他停顿了一下,继而果断的转向对方胸前的某一处,隔着薄薄的布料轻轻的碾压着
“唔……”
少年明显的感觉到对方敏感的身体一颤,原本舒展的眉毛紧皱着,少年却向发现新大陆般继续着他的动作,仅仅只是碾压着那脆弱的一点,直到听到了对方一声轻轻的呻吟,那空洞的双眸注视着对方的略微微红的脸庞,随后轻轻的开口了

“你会永远陪伴着我的吧,黑晴明大人?”

【急刹车.jpg】

【阴阳师】all黑晴明【邪教邪教邪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性转雪女x黑晴明】【有ooc】【剧情已乱套】

“为什么……?”

雪原的雪今日也没有停止
漫天飞舞的雪是雨的灵魂
自从埋葬了那男人之后就一直在寻找,那炽热的温度,哪怕会因此融化
“能找到吗?”
身着蓝白色衣服的少年站在凌厉的风中如是问着自己

“我知晓你所向往之物!”
身居高处的男子如是说着,他身着黑色的狩衣,黑色的长发及腰,那高傲的语气,眼眸里那不屈的灵魂,深深吸引着少年
是因那人的不屈高傲让自己折服
还是因自己想打碎他那高傲的灵魂
少年单膝跪地深深的低下了他的头
“我愿意终身追随您”

“黑晴明大人……”
少年漂浮在半空中,注视着面前狼狈的人,想伸出手去帮助他的大人但最终还是缩回了手
那炽热的温度会让少年灼伤
“黑晴明大人,您今日……!!”
完整的话语还未说出口就见走在自己身前的人因伤摔倒在地
“啧……”
倒地的人不满的唾弃自己的无力
少年原本波澜不惊的眸子此时也闪过一丝惊异,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黑晴明大人
倒地的人再次挣扎的站了起来,原本柔顺的我黑色长发此刻却凌乱的散落下来,身上黑色的狩衣此刻也破败不堪,露出了男人白净的肌肤,也有几处有着狰狞的伤口
“黑晴明大人,请您等一下。”
“松开。”
少年再度伸出手抓住了前面人的衣角,得到的确实如此的答复,简单明了的一个词语,少年紧紧的攥住前面人
的衣角

既然都已经破了,那就在破一点也没有关系的吧。

少年如是想着,便用力一扯
“嘶啦——”
原本就破败的狩衣此时从肩膀处彻底裂开来,更是露出了男人大片白净的肌肤,黑色的发丝凌乱的散落,男人有些慌张的攥住衣服的碎片试图掩盖住自己的躯体,紧咬着下唇的男人绝对不知道此刻的他是怎样的美丽
“雪女!你这是——!”
“黑晴明大人……我永远都不会违背您的,但就此一次,原谅我吧”
轻轻的撩起对方的黑发,当手指触摸到对方肌肤的一瞬间,那炽热的感觉却从未让他如此兴奋。



“那炽热之物,我找到了。”

【阴阳师】【all黑晴明】

嘛……看完终章之后就彻底爱上了黑晴明大人【窒息】
这个文章的话大约是更新很慢啦——因为我很懒【捂脸】
大约……会有r18【本人一般都写温馨向的所以这是次挑战】
以上啦————
还有可能还会有字母向
【呆】【脸红心跳的写文进行时】